栏目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生工作 >> 研究生风采

迎接建院60周年系列研究生活动——“我与地科院共成长”主题征文作品选登(一)

发布时间:2016年04月08日 来源:

 

剪不断的地质情  打不垮的地质郎

侯江龙(2015级博士)

 

  “是那山谷的风,吹动了我们的红旗;是那狂暴的雨,洗刷了我们的帐篷。我们有火焰般的热情,战胜了一切疲劳和寒冷……”每当这首专属于地质工作者的《勘探队员之歌》响彻耳畔的时候,都会让我热血沸腾。仔细算来,从大学选择地质专业到现在,我已在地质学的道路上摸爬滚打了7年又6个月,随着对地质学愈来愈深入地学习,我愈发感到地质学的博大精深,仿佛才刚刚踏入地质学的大门。

   过去的2015年,我顺利通过中国地质科学院博士生入学考试并最终录取为中国地质科学院矿产资源研究所2015级博士生。从去年6月份到今年3月份,进入中国地质科学院学习已有9个月了,作为一所始建于1956年的科学研究院,其厚重的历史感、浓厚的学习氛围无时无刻不在熏陶着我。在我眼里,中国地质科学院仿佛是岁至一甲子的长者,为一代又一代地质工作者保驾护航,为一代又一代青年学子遮风避雨,而一代又一代的地质人也在这里将不畏艰苦、乐观豁达的地质精神代代传承。

一、邂逅

   记得第一次听人说起中国地质科学院是在2012年考研的时候,当时班里有位同学考取了中国地质科学院地质研究所的研究生,那时的我怎么也不会想到三年后的自己也会踏上同样的路。

   考研择校时,我一门心思奔着硕士老师而去,没有太多思考,更没有攻读博士的打算。读研究生期间,随着眼界、认识的不断开阔,加之导师有项目跟中国地质科学院矿产资源研究所合作,并且同师门有师兄、师弟是跟中国地质科学院联合培养的,在交流中不知不觉加深了对中国地质科学院的了解。三年时光,转瞬即逝,临近硕士毕业,面对考博还是工作的人生终极命题,我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前者。究其原因,一方面因为确实喜欢,就想多学点东西,另一方面,不怕诸位笑话,因为本就是个吃货,所里食堂又实在太有诱惑力,索性就在这踏踏实实吃三年饭也是极好的。

   经过煎熬的备考,我终于通过了中国地质科学院博士生入学考试,并最终顺利通过面试。2015年5月下旬,我在博士生录取名单中找到了自己的名字,一切尘埃落定,前路已然描绘,我仿佛已经嗅到为梦想而战的气息,然而,“粗心”的上帝却把我推到了另一条路上,这条路满是荆棘,只有无畏的勇士才能排除万难,重回正轨。

二、受伤

   2015年6月份,在确定录取之后,我便在导师的要求下提前到所里实习。研究所的节奏果然不同于高校,但相比高校而言,留给自己支配的时间明显増多,而这也是我比较喜欢的地方。经过一个月左右的调整,我逐渐适应了所里的节奏,对中国地质科学院也有了较之前更进一步的了解。

   转眼到7月中旬,对于地质类专业学生来说,每年暑假期间到野外实习是地质专业的传统,也是将课本知识同实践相结合的绝佳机会。与游山玩水的旅游不同,地质工作往往目的性较强,并且具有一定的危险性。从大学到博士,大大小小的实习经历了不少,实习地区基本集中在中东部地区,条件相对较好。而这次博士入学前的实习则略显不同,实习地区位于川西高原,平均海拔4500m左右,道路情况可参照李白的诗句: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闻听要上高原实习,我的内心既兴奋又有些担心,兴奋的是终于有机会一睹高原之风采,担心的是我会不会有高原反应,能不能干好活。由于没有高原实习的生活经验,准备起东西来难免丢三落四,以为准备的东西已足够抵抗恶劣的自然条件,然而大自然还是好好地给我上了一课。

   初登高原,除了高原美景带给我的巨大震撼外,我唯一的感受就是头疼,是的,我有高原反应。因为高原反应的原因,登高原的前三天只是跟着项目组老师熟悉矿区,做适应性训练。三天后,高原反应逐渐减弱,已经可以正常开展工作。接下来几天的工作充满了新鲜感,也充满了挑战。正当我满怀雄心壮志准备挥洒汗水在高原上大干一场的时候,不幸发生了。

   这天跟随导师到邻区踏勘,去的时候一切顺利,工作结束返程途中经过一处急转弯,可能由于车速过快,车辆失控,我被甩下汽车,当即感觉腰部疼痛难忍,旋即我被送往最近的医院进行检查治疗,从此,长达两个月的噩梦般的生活开始了。

三、求索

   初进医院,内心极为混乱,加之腰部极其不适,只能躺在床上不敢翻身。经过检查,确诊为脊椎受伤,必须手术,苦捱了5日,终于等到父母,8月初手术一切顺利,只是,从此之后,体内植入9枚钢钉。

   肉体上的伤病可用钢钉修复,可是遭此劫难,心理上所承受的无奈与痛苦却迟迟难以平复。27岁,本该是血气方刚、雄心勃勃的年纪,我却只能一动不动躺在病床上度日如年,对我这种脾气、性格稍显急躁的人而言,其煎熬程度可想而知。白天的时光还算好熬一点,每到晚上就疼痛难忍,整夜无法入眠,最令人头痛的是即使睡着也是噩梦连连,嘴中胡言乱语,要想安稳睡觉,只能依靠针剂来控制。

   住院养伤期间,精神上不断困扰我的有两方面,一方面是对自己能否恢复到以前的样子心里没底,另一方面是对命运缘何待我如此不公的抱怨。终日躺在病床上胡思乱想久了自然如同钻了牛角尖一样,在自我意识的怪圈里不能自拔。我自己有时也清楚不能这么悲观,父母、导师也都积极开导,但是,这种事情只有自己真正想明白了才能转过这个弯。

   苦心人,天不负,终日的上下求索,8月中旬的时候我终于想通了。之所以能转过弯是因为当时护工姐姐告诉我的一件事情:在我出事之后的两个星期内,在同样的地点又发生了两起车祸,夺走了5条鲜活的生命!那一刻我忽然明白了和逝去的生命相比自己是多么幸运,自己又有什么理由去抱怨呢?想明白了这一点,内心忽然就变得开阔起来,我彻底摒弃了消极的态度,开始积极配合医生进行康复治疗。

四、涅槃

   2015年9月下旬,几经折腾,我终于回到北京,开始了长达半年的康复训练。从躺着不能动,到可以坐轮椅,再到拄着拐杖,最后扔掉拐杖像正常人一样走路,一路走来,满路荆棘,虽比不上玄奘大师取西经的九九八十一难,却也让我吃尽苦头。如今,行走在中国地质科学院的楼宇之间,我和正常人已无分别,但我知道,我的27岁和别人不一样,因为,这一年我有了第二次生命。

   仔细琢磨,此番磨难于我而言也并非全是坏事,因为受伤,我有了更多的与父母待在一起的时间,也有了充分的时间思考自己选择的行业。在许多人看来,地质工作又危险又艰苦,但对我而言,地质工作却乐趣满满,因为可以在工作的同时遍览名山大川,如此亲近自然,岂不快哉!

   苦难之于人的另一作用就是砥砺心志,此番磨难于心志之磨砺可谓前所未有,过程虽艰辛,但收获良多。试想人生短短数十载,焉能处处一帆风顺?生活不会给你彩排的机会,更不会给你准备的时间,当苦难来临的时候与其抱怨命运不公,倒不如多关心关心自己能成长多少。千百年来,圣人先贤早已告知后人如何面对苦难:孟子曾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弗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苏轼也曾说“古之成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韧不拔之志”。

   面对别人的苦难,人们往往知晓如何劝人克服,当苦难降临到自己身上的时候往往要花费巨大的心神才能克服困难,说到与得到,中间还有一个做到。几年前,我记得看过一部名叫《士兵突击》的电视剧,剧中有句台词我一直记得:生活就是问题叠着问题,是啊,苦难又何尝不是生活中我们需要克服的那一个个的问题呢?

   生活中的不幸有很多,当不幸来临的时候我们不能选择拒绝,只能选择接受,既如此为何不做一个笑对苦难的勇士呢?澳大利亚有位著名的演讲大师名叫尼克·胡哲,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位“无肢勇士”,他的励志故事不知感动了多少人。无论前方道路有多少磨难,永远记得敬畏生命,活在当下。

五、传承

   跟医学一样,地质学是经验学科,离不开老一辈地质学家的传、帮、带。中国地质科学院作为国内外知名的科学研究院,是我国专业齐全、规模最大、技术力量雄厚的社会公益类地学科研机构,拥有庞大的科研工作者团队。每当在所里看到精神矍铄的老一辈地质学家给后辈指导工作时,我总会肃然起敬。

   翻看中国地质科学院老一辈地质学家的光辉画卷,可以发现,很多地质学家将青春、将热血奉献给了祖国的地质事业,有些地质学家甚至为地质事业献出了生命。作为新一代的地质人,我们不仅要将先辈们的衣钵不断传承下去,而且要把先辈们不畏艰苦、乐观豁达的地质精神传承下去。

   2016年,中国地质科学院就要60岁了,在此谨以个人点滴感悟,殷切祝愿中国地质科学院站在历史的新起点上能继续乘风破浪、披荆斩棘,为祖国培养更多的地质人才,为祖国的地质事业做出更大的贡献!

 

 

 

峥嵘岁月六十载,不忘初心地质人

卢胜周(2013级硕士)

   2013年9月1号,刚刚本科毕业的我满怀敬畏与憧憬走进中国地质科学院的大门。那厚重沉稳的七个鎏金大字,装备精良的实验室,还有走廊墙壁上挂着的一幅幅图片,有院士们光辉的个人简介,有珍贵的矿产资源,也有野外的壮美风光。这一切是那么的引人入胜,让我感到自己置身于地质科学的最高殿堂,一股自豪之情油然而生。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间我已经是研三的毕业生了,而我们亲爱的中国地质科学院也迎来了她六十岁的生日。与地科院六十年的峥嵘岁月相比,三年只不过是短短一瞬,但就是这短短的一瞬,足以在一名年轻地质人的生命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而地科院六十年的辉煌,更足以成为支撑地质人勇敢前行的不灭初心!

一 野外实习练本领

   2013年10月18日,在研一刚入学一个多月后,院研究生部与矿产资源研究所就组织我们2013级研究生新生赴湖北大冶地区开展了野外实践教学活动。此次野外实践教学的主要内容是参观考察著名的“大冶式”大型富铁矽卡岩型铁矿床——大冶铁(铜)矿,以及全国最大的矽卡岩型铜铁矿床——铜绿山铜(铁)矿,了解其地质特征及成矿机制。随后两天,在资源所谢桂青研究员的指导下,我们观察了铁山及铜绿山矿区范围内出露地层中的构造现象、岩性特征及矿体地质特征,对矿体的走向、形态、矿石类型和蚀变分带进行了研究学习,对大冶式富铁矿的成矿机制争论有了初步了解。我至今还记得与同学们一起追索一条横跨矿区的大断裂的情景。此次野外考察加深了我对矿物学、岩石学、矿床学和构造地质学等多方面专业知识的理解,熟悉了野外地质工作方法,对我今后的学习和科研工作有很大的帮助作用。

   同年11月29日,我所在的地质力学研究所又组织了第五期研究生野外实习考察。野外考察安排在门头沟区109国道沿线,实习内容以构造地质为主,在赵越研究员等专家的指导下,我们观察和测量了沿途六个观测点,包括中侏罗统剖面、侏罗纪盆地内的不整合面构造、南大岭组与上古生界灰岩接触界面以及侏罗系内部砾岩层发育等。实习考察采取导师讲解提问与学生讨论的互动方式,在赵越老师的引导和鼓励下,各位同学都积极踊跃的发表看法,有效地锻炼和提高了我们的野外观察能力、分析总结能力和实践技能。

   时间来到2014年4月26日,正值北京的春暖花开的季节,在院研究生部与国家地质公园网络中心联合组织下,我们2013级研究生前往北京房山地区的周口店-十渡进行野外地质考察。我们首先到达了位于周口店镇龙骨山北部的周口店北京猿人遗址,这里是世界上材料最丰富、最系统、最有价值的旧石器时代早期的人类遗址。我们参观了北京猿人遗址区和博物馆,了解到周口店遗址的历史价值、文化内涵与地质环境的变迁。下午我们又到达了十渡孤山寨,在张栓宏老师的指导下,了解了附近的区域地层,观察了白云岩和石灰岩的区别。这次考察让我深入地了解北京猿人的演化,拓展了知识面,增强了对相关地层和石灰岩等岩石的野外认识能力。

   在研一的理论课学习阶段,地科院就为我们组织了这样丰富多彩的野外实践活动,让我们在野外这个大课堂上,把书本上学习到的知识运用于野外实践之中,切实锻炼了作为地质工作者必需的各项本领,为下一阶段的项目实习打下了坚实基础。

二 抗击台风磨意志

   2014年7月4日,我在导师彭华研究员的安排下,随项目组赴广东及海南等地参与HB-5项目的野外工作。谁知才到广东不到两个星期,我们就迎来了一场巨大的挑战——广东地区遭遇40年来最强台风“威马逊”袭击。台风来势汹汹,此时恰逢地质力学研究所徐龙强书记带队的安全生产检查小组一行3人,赴海南省文昌市铺前镇及广东省徐闻县角尾镇对地质力学所承担的海保项目进行野外安全生产检查。在徐书记和彭华老师的主持下,检查组和我们项目组成员一起紧急制订预案并采取多项防台措施保障观测点人员和物资设备安全。角尾镇的地应力观测点处于中国大陆最南端,16日上午在接到“威马逊”超强台风的来袭警报后,徐龙强书记和项目组成员针对铺前和角尾两个观测点 研究制订了防台应急预案。从16日下午开始我们按照分工要求拆除了未搭建完毕的简易工棚,对仪器设备和测试用房及工作人员临时住宿的集装箱进行了加固,将不能打包带走的贵重设备仪器用保险箱及防水布材进行集中加固。做好一切防灾准备后,当日深夜所有工作人员撤到城区安全地带。

   18日下午至晚间,超强台风“威马逊”在海南文昌及广东徐闻登陆,摧毁了两个城市的供水供电和通信设施。台风过后,徐书记又带领项目组成员第一时间按照应急预案部署了灾后抢修工作,争取在灾后最短的时间内恢复观测和钻井施工工作。

   因为担心两个观测点的数据资料和仪器设备,19日上午,徐龙强书记就组织人员冒雨到观测点查看灾后情况。台风过境后的路面情况十分糟糕,沿路横倒的大树阻断了道路,检查组要不断停车下来,对横倒的树枝进行移动清理,从徐闻县城至项目观测点的40公里路程,检查组花费了4小时。当行至距终点不足4公里的路段时,路况变得更为糟糕,车辆难以通行。项目组只得兵分两路,由徐书记带领一队人员步行至灯楼角观测点检查损失情况,力学所工会主席吴剑芳等人则前往当地政府和边防派出所请求提供路面清理支援。经详细勘察后,项目组的野外实验集装箱被台风吹移了四米远,用作宿舍的木屋被掀翻了房顶,所幸珍贵的数据资料、仪器设备没有受到损失。

   地质力学所HB-5项目组人员常年奋战在38℃以上的闷热潮湿天气中,为了保障野外研究工作的顺利按时实施,每个人都任劳任怨,通力合作,克服各种各样的困难。面对突如其来的天灾,他们在担当科研工作者的同时,还化身为电工、钳工、管工、水泥工、木工、搬运工,用朴实的性格和坚强的意志践行着地质人“三光荣”、“四特别”的精神。能在这样的团队里工作,我既兴奋激动又倍感压力,只有不断地磨练自己的意志,认真对待自己的每一个工作任务,努力向他们看齐。

三 不忘初心勇前行

   2016年,中国地质科学院迎来了自己的六十岁生日。自1956年建院以来,地科院先后完成了万余项科研项目和任务,拥有李四光、黄汲清、谢家荣、程裕淇等一大批著名科学家,提交了大批科技水平高、社会效益明显的重要科技成果,指导发现了大庆油田、粤北铀矿、白银厂铜矿、大厂锡矿、罗布泊钾盐、盐湖锂矿等大型矿床,为国民经济建设做出了重大贡献,为新中国地质事业发展发挥了重大作用,谱写了辉煌的篇章。这些骄人成果的取得,离不开地科院一代代地质人爱国奉献、追求真理、勇于担当、淡泊名利的精神。

   2016年,国家也在这一年开启了全新的“十三五”规划。在经济下滑,钢铁、采矿等行业去产能的大背景下,地质工作的开展面临新的挑战。2016年也是中国地质调查局、中国地质科学院的“科技创新年”,是全面推进地质科技创新的关键之年。要实现在科技创新上取得新突破、在人才培养上取得新成绩、在地调科研融合上开创新局面的伟大目标,就必须继承和发扬地质人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忍耐、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的精神。

   迎接中国地质科学院建院60周年,在欢欣鼓舞的同时,我们也要牢牢记住作为一名地质工作者的初心,用地质科学精神激励自己为真理而奋斗,为把我国建成世界地质强国贡献青春力量。

 

 

 

把这几年留给你——纪念建院60周年

余卓颖(2014级硕士)

 

   第二年准备考研的时候就下定决心,考地科院了,因为我们学校考地科院的较少,有个断层隔代,之前考上的师兄师姐联系不上也不知道是谁,所以只有一个人瞎扑腾,跟着比我低一级的学弟学妹们一起复习,然后不停的上考研论坛,地科院论坛,找考上了的师兄师姐们,了解情况,专业课资料等等,也认识了几个不错的网友师兄和研友,互相鼓励帮助,好在,天道酬勤,也算是不枉费自己沉下心把大学那几年落下的知识全补上,也靠着一些运气考上了地科院。准备的半年时光里,是这近几年最为充实的时候。有事做本身就是一件幸福的事。

   接着就是入学,怀柔第一年学习到现在研二坐在办公室码着这篇也许不会发表的流水账。其实我很排斥说“和老师干项目”这样的字眼,毕竟还是学生,什么都是要学习的,干项目谈不上吧,老师一点一滴的教学,发资料,做资料,不懂的自己查,查了还不懂就问,然后再继续做,就是这样一步步的。如果运气好到飞起,可以跟着团队一起出野外,新疆、西藏、华南、华北的跑,当然我们的运气都很好,至少每个人都会随着项目去过一个地方野外考察,当然不是纯玩。

   当时进入地科院的时候就跟做梦一样,想想自己最青春的三年年华要在这里度过,不免有些惊慌,也有些期许,惊慌的是不知道等待我的前路是什么,期许的是一定不辜负地科院里提供的一切,这可是地质行业里数一数二的机构啊。

   入学的九月,我们即便是交了8000学费也在一两个月以后就返回,并且学校、老师都会发补助给我们,倒不至于再向父母伸手要钱,食宿又全部解决,可以说,在北京能像地科院一样对待学生的学校少之又少了吧,甚至很多同学们听说地科院有3元的自助餐都争相到院里借饭卡尝尝美味,后来才知道其实每顿饭是25元标准的自助,老师是要从项目金额里帮我们出25-3=22元的差额的。

   地科院虽然没有大学里什么社团啊,音乐会啊,各行各业的讲座啊,但是我们有学生会,组织不同的活动,运动会,晚会,摄影比赛,集体野外考察等等,我们会邀请地学大牛来做报告,院里有着七八十岁的院士先生奋斗在前线做我们的导师,用他们的言行教导着我们,帮助我们,我们还有优秀的数据库,利用资源查找所需的资料,先进的资料,甚至我们还能经常看见地学最前沿的文献第一作者和我们一起吃在一个食堂。

   地科院要搬家了,年底的时候我们都搬到更大更美的地方去了,但这里——百万庄大街26号将是我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地址,也是我最重要的回忆。

   匆匆忙,地科院陪着我们走过第二年了,正好这一年是建院的60周年,相比自己20出头的年纪,自己还有更长更远的路要走,感谢地科院给我们很多机会施展自己才华,提供一流的师资和周到的基础设施。

 

 

我爱地科院,共筑地质梦

刘卫强(2015级硕士)

 

(藏头诗:热烈祝贺中国地质科学院建立六十周年,我与地科院共成长)

热血儿女出中夏,投身地学以为家。共铸地质科学院,六十寒暑写春华。

烈烈旌旗向边关,华夏儿女梦无边。丙申建院英才聚,地学又开一片天。

祝福人民为祖国,地质儿郎赴山河。大漠群山脚下走,传奇故事任评说。

贺喜九州换新颜,山高自有人攀援,塞北春风江南雨。吹润地质人心田。

中国梦想即如是,四海富饶天下安。金银出土人心聚,目标坚定人心齐。

国家使命记心间,不惧酷暑与严寒。狂风暴雨梦依旧,山高路远再向前。

地质精品耐雕琢,捧出赤城心一颗。六十年来如一日,心中唯喜苦不说。

质朴淳真求奉献,风清气正不改颜。虽经挫败志愈坚。不整乾坤心不甘。

科研实践地科院,再出志士千千万。地质儿女是一家。长河共舞一枝花。

学成报国要离家,儿女情长且搁下。崇山峻岭风餐宿,梦去胡须如草发。

院落庭阁久未归,笔架凌云雪崔嵬。野外勘查思乡苦,长岩横空鸟不飞。

建设祖国责任大,志高不怕雁声寒。地质儿女心意健,英雄何须叹华年。

立身已在千山外,肩负行囊且向前。梦在万里关山外,身在苍茫云水间。

六十余年风雨路,地质儿女共踌躇。献身家国好事业,无尚荣光在征途。

十年磨剑已出匣,开天辟地新纪元。英雄志士从此起,剑履奋身蹈向前。

周游学园士如林,院士前辈奠基人。桃李芬芳满天下,大爱希言勤耕耘。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有新人。艰苦奋斗求发展,锲而不舍图创新。

我辈青年当自强,追随大师赴边疆。抒怀梦想看家国,鲲鹏展翅任翱翔。

与君同登百丈峰,基础地质立新功。深部探测无穷妙,矿产资源觅奇踪。

地质力学多硕果,建设祖国破封锁。物化探测装备精,上天入地气如虹。

科研面向水工环,促进地质大发展。岩溶地质谱新篇,科技兴国在西南。

院部测试中心坚,着力瞄准新前沿。国家重点实验室,才俊莘莘聚其间。

共铸地质中国梦,硕博师生达共识。志士携手再逐梦,与时俱进求务实。

成蹊桃李虽不言,芬芳花香满庭园。六十年间沧桑变,累累硕果人欢颜。

长成栋梁木参天,地质事业赋诗篇,深化改革臻定位,科技立院再向前。

我本书生爱自由,智德体美来追求。地质学府氛围好。学术思想尽交流,

爱国爱家梦起航,喜见同窗作栋梁。母校华辰同聚首,桑榆藻绘著雄章。

地质男儿有豪情,守土堪比子弟兵。华夏边塞雄狮猛,翱翔蓝天有精兵。

科学事业路坎坷,万里崎岖拓征程。春风拂过遍地绿,地质事业气蓬勃。

院旗辉辉主义真,地质强国靠自身。优秀人才为保障,科研实践求创新。

共同走入新世纪,中国梦想更向前。资源战略再调整,科技支撑求更严。

筑梦民族之复兴,志士之情家国情。百年探索终得路,众志成城大道行。

地学团队踔厉前,民族复兴记心间。硕博师生当自强,心怀历史梦未来。

质鬻才华为边疆,秋高气爽菊茂香。六十春秋风化雨,一曲笙歌向四方。

梦霁云开水渠成,志存高远自怀情。春华秋实六十载,地质儿女真英雄。

 

 

 

华彩篇章 铸就辉煌——中国地质科学院60华诞有感

沈才智(2014级博士)

 

   距离我第一次背着行囊迈入这座学术殿堂已经快1年半了,都说时光荏苒,岁月匆匆,这话一点也不假。

   浸于书海,偶尔看到院内的核桃树叶绿了又黄,黄了又绿,才知春天将至,尚未来得及感叹时光飞逝,蹉跎流年似水,身边已有朋友将毕业远行。好几年前,我已踏出校门,毕业前的忙碌与离别早已渐渐忘怀。走进社会,投入工作后,生活就像每日三餐,周而复始的运转着,偶尔也会和朋友同事相互聊侃,最后不忘补充并总结一句:学生时代挺好。2014年,我遇到了我现在的导师吕君昌,他鼓励我继续深造。也许是心中依然对校园的些许牵挂或不舍,更或许是一份年轻的希望依旧萦绕心头,于是在2015年,我终于又一次鼓足勇气走进了校门。这里不同于一般的大学校园,似乎少了青春的躁动与喧嚣,更多的是博学与静瑟。导师严谨的教诲与地科院踏实的学风,让我真正的感受到了科学殿堂的实践与真知。我无比珍惜眼前的一切,在这个地质摇篮中,始终怀着敬畏与谦逊。她给予了我足够的温暖与关爱,使我安心充实的汲取知识的养料。“修德须忘功名,读书定要深心”,这句贴在楼梯尽头的座右铭,无时无刻不提醒着我,做学问必当栉风沐雨,砥砺前行。

   记得几年前曾慕名来过地科院,北门外悬挂的中国地质科学院几个的金色大字让我钦佩无比。而今每每路过门口,总会停下脚步仰望凝视,追忆一番当初的心境。没错,故地重游总会让人产生些许遐思,但现在的驻足,似乎显得格外凝重醇厚。生怕不能负担,辱没所有的关爱,直至迈步渐远,才吁出一口气,仔细审度自己的不足。再次回望,那几个大字在金色阳光下更加熠熠生辉,温暖也早已传遍全身。

   来到地科院的一年半中,我感受并收获了远非社会工作中所能学习到的知识与经历,在这里能最近距离的接触并聆听大师们的讲座与风采。人生能有几次,更怎能少的了这样的修行?大师们思想的照耀与人格的支撑,引领并激励着我努力向前,不轻言放弃。恩师就像一盏明灯,在深夜予你指引方向;而学院则像是路边的参天大树,在寒夜中替你挡风遮雨;但真正脚下的路,需要每一步踏实的走过。

   不止一次有朋友和我谈起,毕业时找工作的劳累与艰辛,羡慕工作后的清闲与舒适,渴望挣得薪金的期待与满足。回忆当年的我,不也是如此吗?然而真正的事实却是,绝大多数人都逐渐卷入社会浮躁与喧嚣中,疲于应付各种繁忙的工作,奔波四季仍旧默默无声,碌碌无为。最终,当年的追求与奋斗荡然无存,激昂与澎湃消失殆尽,这就是多数人无争的事实。其实,不是我们消极了,懒惰了,而是毕业后的各种压力与落差一点点的磨蚀了我们的勤奋与希望。我是幸运的,因为这份历程,我能够仔细体会个中滋味;也因为这份寄托,我能够静心审视自己。来到地科院,让我真真切切的明白,从前的无为与不满其实就是一种彷徨与失落;来到地科院,让我实实在在的了解到什么是珍惜与感恩。也许这是我一年多来最大的收获。

   我感谢所有给我提供帮助的老师、领导、同学与同事,正是这些前辈的谆谆教导和朋友的相互支持与交流,让我明白曾经的玩世不恭和恃才傲物都是年轻时的浮夸与骄傲,如轻烟虚绕。梦想也好,理想也罢,都不会因为一时的激情燃烧而点燃。我感谢地科院温暖家庭给我提供的所有保障,能让我认真思考,全心投入。在这里,每一个部门与岗位都以最简单的方式守护着一条规则,那就是责任,我被这种奉献与敬业深深的感染。

   追忆老一辈的地科人,正是依靠这种信念,顽强拼搏,一点一滴的积累。从指导发现大庆油田,到罗布泊钾盐、白银厂铜矿、盐湖锂矿、粤北铀矿等等大型矿床,这些重要的科技成果为新中国地质事业发挥了重大作用,为国家争得了无上荣光。李四光、黄汲清、谢家荣、程裕淇等一大批著名科学家都曾在这里工作生活过,他们为地科院铸就了不朽的历史丰碑,谱写了辉煌的华彩篇章。

   今年,中国地质科学院即将迎来60华诞,这正是十三五的开篇之年,也意味着新的更好的开始。作为新一代的地科人,我深感自豪与骄傲,自豪昨日的辉煌携我奋进,骄傲明日的希望予我力量。我相信,地科院明天的蓝图会更好,也必将迈入世界一流的地学研究机构,正如李克强总理说的“展望今后五年,我们充满必胜信心”。

 

 

我与地科院共成长

安伟(2013级硕士)

 

   岁月好似白驹过隙,你竟年逾花甲,所幸我的生命中能有你,待银丝绕发鬓,我踏雪来看你,再觅往昔足迹。——题记

   成长就像登山,一步一步向前,一步一步向上,走得越远,看到的就越多;站的越高,视野就越广。不同的是,成长却永远没有尽头,需要我们不断鞭策自己,勇敢前行。不知不觉硕士研究生三年即将结束,地科院见证了我们的成长,是我们成长路上的阶梯。

   第一次与你初遇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那时我满怀着憧憬从北国春城来到这里参加面试,第一次来到北门的时候“中国地质科学院”七个霸气的大字映入眼帘,感觉真的是无比的“高大上”。2013年7月的那个夏天是我第一次与你亲密接触,院子不大,但是种满了银杏、核桃、石榴、玉兰等,正对东门的花园中摆满了各种岩石样品、岩心,还有非常漂亮的角石化石,尤其值得骄傲的是食堂的自助餐。1块钱的自助早餐,3块钱的自助午晚餐,这或许是其他任何高校和科研院所都比不了的吧,这也体现的地科院并不仅仅是那么的“高大上”也是如此“接地气”。还记得第一年集中授课时最想念的莫过于地科院的食堂了,每到周末都会回所里改善一下伙食!

   2013年9月,地科院的40个研究生组成的613班在中科院玉泉路校区成立,进行为期一年的集中授课。那时的我们还很陌生,刚刚进入研究生的生活也还不太适应。不管是平时的学习生活,还是同学之间的交往都需要慢慢适应和熟悉。2013年10月院里组织的大冶野外地质考察,给还不是很熟的同学们提供一个相互学习和交流的机会,加深了新同学间的友谊,体验了野外地质工作的乐趣,学到了丰富的知识,锻炼了实地野外调查的能力,为我们今后的学习生活和科研工作都起到了积极地引导。虽然我们硕士第一年大部分时间是待在玉泉路校区,但院里一直为我们的学习生活提供帮助。2013年11月,组织了第一次趣味运动会,进一步拉近了同学之间距离,增强了班级的凝聚力。2014年5月,院里又组织了北京房山野外地质考察,参观了北京猿人遗址区和博物馆,了解到周口店遗址的历史价值、文化内涵与地质环境的变迁,认识了前寒武系-奥陶系的碳酸盐岩地层,更见识了北京房山的优美风景和大自然的鬼斧神工。613班的同学们就这样渐渐从陌生走向熟悉,逐渐成为了一个有爱的集体。美好的时光总是如此短暂,很快集中授课的一年时光便结束了,京外所的同学们即将离开北京。永远难以忘记2014年6月的那个夏天,班级组织了最后一次集体聚餐,男生们喝的酩酊大醉,看着自己即将离开的室友、朋友、同学似有说不完的话语。

   结束了第一年的集中授课,大家都回到自己的研究所,进入自己的项目组参与导师的研究项目。从2014年7月开始,我们开始了各自项目组的各种野外工作,同时也为自己的研究课题积累材料,直到2014年12月开题和中期考核结束,这半年的时光是较为忙碌的时间了。生活虽然忙碌,但却过的充实,通过参与项目组的工作使我们的能力得到了快速的提升。在此期间,院里继续为研究生提供了各种学习和交流的机会,精彩绝伦的院士讲堂,丰富多彩的学术报告,为我们与来自地质行业各研究方向的研究学者面对面交流提供了优越的平台,使我们对科研的理解更加深入。此外,为了丰富我们的业余生活,2014年11月院里还组织了青龙湖定向越野活动,使大家在野外、科研工作之余能够放松心情,而且参与比赛获胜的话还有非常精美、实用的礼品可以拿。

   2014年的时光有忙碌也有空闲,就这样度过,很快便到了寒假,回家休息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过完年之后,由于团队项目繁忙,我很早便回到了所里,正月十三便开始了最繁忙的野外工作。2015年对我来说可以说是最为忙碌的一年,野外工作地区涉及滇青高原,秦岭太行,中原燕山,晋冀鲁豫蒙鄂,足迹遍布半个中国,一年的野外时间达到了160天左右。野外之余还得忙着发表论文,与此同时还参加了国际、国内的沉积学相关的学术会议,不管是在科研写作能力上,还是在语言表达能力上都获得的重大的提升。相信大家也都差不多,2015年大家基本都在忙着野外工作,难得相聚到一起,但各方面的能力的获得了较大的成长。2015年4月院里组织的趣味运动会在国科大怀柔校区展开,为大家聚到一起放松心情提供了机会,也为硕士一年级的研究生与作为硕士二年级的我们及其他硕、博士前辈提供了一个交流的平台。放松心情之余,也提供了不同年级的研究生之间的互相交流心得和结交朋友的机会。地科院见证了我们从懵懂到成熟,从陌生到熟悉,从大学生到研究生的转变。在我们成长的道路上,为我们点亮了一盏明灯。

   时光如水,从指缝间无声地滑过。轻轻的拂去日子的灰尘,回忆过去的三年时光,感觉一切的一切都仿如昨天。不知不觉我们已经是硕士三年级,即将毕业,有的人会选择工作,有的人选择继续读博,还有的人选择出国深造。不管最后大家如何选择,但我们终将相见,我们都会记住曾经一起走过的岁月。请相信每一次的离别都是为了更好的相遇!地科院见证了我们的成长,感谢地科院的三年时光让我们经历了如此丰富多彩的生活。

   忆往昔峥嵘岁月,何其匆匆;望未来岁月峥嵘,何其漫漫。六十年辉煌,继往开来,再创佳绩。近年来,我们在书写着自己的成长历史,地科院也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成就,不断成长。2016年将迎来中国地质科学院60华诞,这是地科院发展史上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也是继往开来、再铸辉煌的新起点,祝愿地科院的明天更加辉煌、更加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