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生工作 >> 研究生风采

迎接建院60周年系列研究生活动——“我与地科院共成长”主题征文作品选登(二)

发布时间:2016年04月08日 来源:

继往开来——脚踏实地、仰望星空

彭银彪(2015级硕士)

 

   时光是笔、大地是书。在时光的年轮里,地科院在老一辈科学大家和新一代青年英才的共同努力下,在中华大地和地质科学事业上书写了一页页辉煌的篇章。六十年上下求索,六十年栉风沐雨,六十年薪火相承,汗水与信念共同铸就了地科院辉煌的今天。我非常荣幸作为地科院人的一员,共同见证中国地质科系院建院60周年,一起为它庆祝60岁华诞。

   忆往昔,峥嵘岁月。1956年,中国地质科学院顺应国家经济建设和地矿事业发展的需要,在地质部部长李四光等领导的批示下应运而生。至此,地科院的前辈们历经艰苦奋斗,开拓创新,最终取得了无数显著的成绩。这一切让我心怀感动与自豪,同时也心生由衷的敬佩之情。

   几代地科院人,为了祖国的经济建设和地质科学事业,踏遍了万水千山,走遍了天涯海角。从东海之滨的大陆科学钻,到冰雪覆盖的极地南极;从人迹罕至的西部沙漠戈壁滩,到世界屋脊青藏高原;从建国伊始的中华大地,到如今的走出国门、面向世界;到处都留下了地科院人的脚印与汗水。最终地科院人用汗水与智慧浇灌出了一朵朵美丽而圣洁的花朵。从散布在祖国各地、关乎经济建设的大小油田、矿山资源,到贯穿祖国心脏、关乎民生的南水北调工程;从横贯东西连接西藏的青藏铁路,到三峡大坝、大亚湾核电站的选坝选址等;无不凝结着地科院人劳动智慧的结晶。

   地科院人不仅为国民经济建设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与此同时,地科院作为国家综合性地质科研机构,还承担着开展地质科技创新、勇攀地学高峰的重任。60年来,地科院在一代代地学大师的带领下,始终站在世界地质科学发展的潮头,紧跟热点、埋头苦干,取得了一系列国际一流的成果。从1:500万亚洲地质图等一系列地质图件的编制,到青藏高原深部地球物理探测剖面的测制;从苏鲁大别超高压变质矿物柯石英的发现,到中国大陆科学钻的实施;从青藏高原成矿理论模式,到青藏高原的形成演化机理。太多太多的成绩换来的是今天地科院在国际学术界的地位与认同。

   同时地科院的发展离不开人才的培养和平台的建设。在人才培养方面,地科院人也是群英辈出,既有像李四光、黄汲清等这样的国人皆知的伟大科学家,也有像许志琴、高锐等一批仍奋斗在一线的俩院院士,还涌现出了一大批学术带头人,形成了今天院士领衔、中青年搭配合理的科研创新队伍。在平台建设方面,形成了大陆构造与动力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北京离子探针中心等科研创新团队和实验中心,为人才的培养提供了极好的条件,也使地科院的科研业务水平站在世界前列。可以说,伴随着祖国的伟大复兴,此刻正是我们地科院人有所作为,为实现伟大中国梦做出更多贡献的时候。

   我作为地科院自主培养研究生的一份子,我与地科院结缘还得从大一时说起。之所以选择地质,之所以选择地科院,这其中是有一点小插曲的。记得高中时,对于大学各个专业还不太了解,只记得当时自己是个军事迷。我看新闻报纸时了解到中国的大飞机做不好,是因为材料性能不过关,所以高考时报考了材料科学专业。进入大学后我对于大学各个专业开始渐渐的有了一定的了解。后来偶然参加了参观学校地质博物馆的活动,对于陈列的各种珍稀化石,矿物标本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也了解了一点地质知识,从此我对于地质产生了一定兴趣。再后来当时新闻报道国际油价疯长,中国铁矿石价格受制于外国矿业巨头,一种爱国之情让我觉得中国的能源等基础矿产品供应不能受制于外国人。再联想到伟大地质学家李四光为新中国做出的巨大贡献,于是明白学好了地质不仅可以探索地球奥秘更可以报效祖国,心中顿生从事地质之意。而使我决心放弃材料学从事地质的是大一下学期,也就是2012年5月份温家宝总理在地大的一次演讲。这次演讲内容关乎温总理的求学工作经历,表达了温总理对于我们青年学子的殷切希望。其中温总理说过的一句名言“仰望星空、脚踏实地”让我印象深刻,这八个字如如同惊雷一般触动了我的心灵。我想青年人不就是应该脚踏实地,踏遍万水千山,仰望心空,心怀科学理想吗?而地质事业正是这一概念的完美体现。于是我在大一结束后果断地选择了从材料学转到地质学专业,从此与地质结缘、到后来与地科院的美丽邂逅,我一直不后悔最初的选择。因为地科院是中国地质科学的的殿堂,毕业之时,我毅然选择了报考地科院,远离家乡,来到北京,为了追寻心中的梦想,为了跟随地学大师的脚步,为了为祖国的地质事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六十年一甲子,六十年一轮回,六十年不是结束,而是新的开始与成长。如今,我加入地科院这个大家庭快一年了。在师兄师姐们的帮助下,也慢慢融入了地科院这个大家庭。作为地科院里最年轻的成员,我感受到的不仅仅是地科院前辈们创下的无数荣誉所带来的自豪感,更有沉甸甸的责任。我们这一代人能否接好传递过来的接力棒,能否跑的更快更远?一种传承地科院光荣传统、争攀地学高峰的使命感压在我们心头。让我国的地质科研取得更多的成果与更大的进步,是我们的使命,更是我们的责任。责任产生动力,动力使我成长,年轻意味着无限可能,在新的轮回里我将与地科院共同成长,共创辉煌。

   脚踏实地,将是我今后的学习工作态度。以后我将在祁连山地区开展兢兢业业的科研工作。这一地区是一片地质热土,温家宝总理曾在此工作过,许院士等一大批科学工作者在此辛勤工作过,站在成绩斐然的前辈们肩上,我诚惶诚恐,但也无惧未来。我将继承地科院人那种不畏艰苦,求真务实的科研态度。让踏实学习、勤学多问、积极思考成为一种风格,让决心早日做出成绩成为奋斗的目标。同时地质工作具有其本身的艰苦型与危险性,在野外工作的过程中我们要时刻注意安全,注意团队协作。我们身边已经发生了太多的不幸,我希望地科院人都能提高安全意识,让安全成为我们的保证,这样我们才能在科研道路上继续努力。

   仰望星空,因为星空里承载着我们这一代的梦想—中华复兴之梦。地科院的发展是蕴藏在中国梦之中的,需要我们每一个人为之奋斗。如今的地质学不仅仅只是研究地球,更包含地球之外的其它星体。在地球系统科学里,地球只是宇宙中的苍茫一粒,地球的变迁演化也受到宇宙其它星体的影响。如今太空探索竞争日益激烈,伴随我国嫦娥计划的实施以及后续相关太空计划的部署,我们国家必须也必能在太激烈的太空探索领域中占有一席之地。哲学家黑格尔也曾说:“一个民族有一些关注天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一个民族只是关心脚下的事情,注定没有未来。”因此我们青年人也要仰望星空,以一种追寻理想的姿态,大胆猜想,大胆思维,大胆去做。毕竟有多牢的根基才有多高的高度,有多大的胸怀才有多大的视野。

   再回首,六十年的光荣历程,只言片语记载不了你的全部,唯有用心感悟。未来已来,过往不恋!过往虽值得自豪,未来更值得书写。今天我们如此幸运,站在最好的时代路口,有最好的条件与机会。我们没理由不脚踏实地、仰望星空,努力将地科院建成国际一流的科研中心,为实现中国梦贡献我们地科院人的智慧与才能。时代给了我们机会,我们必将为地科院书写更华丽的篇章!

 

 

甲子之年,愿我们共成长

刘明启(2015级硕士)

 

   春天是一年四季之始,也是朝气蓬勃的象征。春天万物复苏,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使人心旷神怡。在这万花齐放,鸟语花香的季节,我们满怀喜悦地迎来中国地质科院的60华诞。

   第一次踏入地科院,是在考研复试的时候。在地质所三楼会议室,面对在座的数十位老师、专家,首先进行英文自我介绍,然后是英文提问和专业问题提问。复试的整个过程都是特别紧张的,但是老师们都很和蔼、友善。犹记得在被问及最喜欢的英语歌曲时,我回答“My Skating Shoes。老师很疑惑的问,这是谁唱的,我回答“庞麦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在专业提问环节,深深被老师们的专业知识所折服。整场面试在友好的氛围中结束。很是荣幸,通过复试,顺利加入地科院这个大家庭。

   伴随着中国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迎来了研究生开学。在地科院经历的第一件较为震撼的事情是:2015年12月4日,科技部委托“国家遥感中心“在网上公布”大陆构造与动力学国家重点实验室”被“除名”。在知道这个消息后,同学们都在讨论这件事,感到愤愤不平,觉得太委屈。很快在实验室网站挂出了“人生不怕从头再来”的文章。字里行间能够体会到许志琴院士的痛心、委屈和对团队的愧疚。文章中许院士特别讲到“在不知缘由的情况下,稀里糊涂地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这一消息使整个团队震惊、沉痛、无法接受。但是,老师们还是接受了这个消息,他们没有气馁,化悲痛为力量。在平时的晚上和周末,地质所五楼能见到很多老师在加班,他们内心憋着一股气力争拿回本该属于他们的荣誉。

   这件事让我想起了两年前的自己,那时正在留学申请关键阶段,考试、联系导师、写文书、做申请,所有的事情压在身上,感觉喘不过气。那段时间,看着原来在一起准备的小伙伴一个个放弃,或者考研或者找工作,越发觉得孤单。很多时候,半夜查着东西不自觉的就哭了出来。怀疑自己所走的路,是否正确,万一失败了,该怎么办?但是哭过之后擦干眼泪继续干活。最终收到的录取结果并不满意,那时很是纠结,既不想那么多的努力就这样放弃,但又不甘心去所申请到的学校。最终放弃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我妈特别担心我会出事,所以那一周每天都给我打电话,给我讲各种事,慢慢的接受了决定。事后为了调节情绪,去上班,逃避、不去想该面对的事情。几个月之后,回想过往,觉得自己不应该就过这样的生活,自己还有科研梦呢。所以决定考研,11月份开始备考,12月底考试,最终来到了地科院地质所。

   常在想,为什么有时候感觉所走路那么难?为什么付出那么多的努力却得不到所想要的结果?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有了一些体会:那是因为所走的路是很少有人走过的路,或者是本就没有的路,作为这条路的先驱者,所走的每一步都具有重大意义,但是并不是所走的每一步都是冲着灯塔前行。有时候我们走偏了,越走越远;有时候我们走错了,根本过不去;有时候我们虽然走对着,但那里充满荆棘。偏了,我们调整方向;错了,我们重新研究方案;对了,就是跪着也要走过去。我们虽然累,但我们快乐着,因为,我们所走的是“看不见的路”。

   1956年到2016年,60一甲子。地科院老先生们,用事实向我们证明:路在难,也要走下去。在路上,我们会受到委屈,我们会被误解,我们会有迷途,但我们不怕,因为我们在路上,我们就还能继续前行,我们就还有机会到达下一路口。我没有见证你过去,但我愿参与您的未来。在建院60年之际,仅以自身的小小感悟来庆祝中国地质科学院60华诞快乐。

 

 

 

我与地科院

王超群(2015级联合培养硕士)

 

   六十年风风雨雨,走过六十年的春夏秋冬。2016年,中国地质科学院终于迎来了他第六十个生日。他培养了无数的高层次地质科技人才,他探索和建立了符合地球科学的研究规律,他建设了具有国际水平的地质科学创新基地,为新中国地质事业发展发挥了重大作用,谱写了辉煌的篇章。他就是——中国地质科学院。2016年是中国地质科院六十岁生日。我作为一名中国地质科学院的研究生感到非常自豪和高兴。

   地质科学院是我的动力和源泉

   中国地质科学院于1956年创建,至今已有60年历史,是国土资源部的地质科学研究机构,国家科技体制改革确定的非营利科研机构。已逐步发展成为从事综合性地质科学技术研究和培养地质学领域高级科技人才的研究机构。不断的探索和科学研究给我们的地质科学院创造了辉煌灿烂的历史,让每一个地质人员感到骄傲与自豪。透过档案全宗,站在岁月的肩膀上回望,我们首先看到,地质科学院的各种实验室、地质实验测试中心、监测中心、野外科学观测研究基地。我们看到了在地质科学院工作过的科学家、科学院院士、工程院士、院校的领导们为地质科学院的发展,描绘蓝图谱写华章。我们看到辛勤工作无私奉献的导师们培养出一批批时代精英,多年来一直为国家造福于人民。

   我在上小学的时候就喜欢听妈妈讲李四光的故事,中学语文课本中也有科学家李四光,这使我对地质学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特别是在我高考报志愿的时侯就报的是地质学,在大学四年的刻苦学习中我的目标就是成为一名地质科学院研究生,2015年我终于考上了研究生,地科院是我的动力和源泉。

   地质科学院是我的指南针和方向盘

   中国地质科学院,弹指六十年,可谓桃李芬芳,孕育了不知多少科学家。
科院,这个地方对于每一个,无论是工作的科研人员,还是在此学习的学生,都很特殊,他既是指南针和方向盘,又是我们每个人动力的来源,我们一起成长,共同进步。在地科院这个平台上,为了科学真理,我们虔诚地行走,扎实地走每一步,用自己的脚步丈量大地,我们细心地做每个实验,认真地对待每一个数据。

   多少年,多少长辈辛辛苦苦为我们打下基础,长辈们用知识智慧,沉淀了地科院丰厚的底蕴;用豪情壮志,书写了地科院壮丽的篇章。

   做科研,想做好这件事情太难了,你对事物的判断,取决于你在哪个坐标系,你看过多少文献,走过多少土地。我们渴望的是,可以把想法讲的更好。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细细地打磨我们自己,清晰自己的思维,养成严谨的习惯,充实自己的头脑。

   记得,看到老师实验后得到的数据正好证实了他的想法,开心的像个孩子拿到糖一样;记得,有次出野外,爬山到很晚,看着投下的影子越来越长,抵达终点时,不是累,更多地是自己今天学到了很多知识,丰实了自己的头脑之后的喜悦。

   这让我明白了,对热爱的东西不遗余力。对科研的那份热爱,让每位科研人员,不畏劳苦,不怕失败,身体可以随时注满能量,只为心中的追逐真理之路。
故事还在继续,感谢中国地质科学院一路陪伴——是我们的载体,亦是我们向上的动力,想为之争光,更为之骄傲的地方。
明天,我们依旧要再次出发,承载着地科院对我们的期望。新的征程或许是星辰大海,也希望心中有爱,有义无反顾的勇气,和不灭的热情。

   最后,祝福中国地质科学院60周年生日快乐,也祝福每一位科研人员,每一位老师,每一位同学,能具备进取心和灵感,都能把每件事都做到自己的极致。

 

 

一次难忘的野外实习

曾发明(2014级博士)

 

一、前记

   孩童时坐车经过广西,惊奇于山奇水秀,兴奋不已,久久都不愿缩回我伸出车窗的头。就这样,对喀斯特地貌的“一见钟情”, 自此在心中烙下了深深的印记。此后,每过一次,必神往一次,她那勾人心弦的面容,总让我仰慕不已。 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在我心中慢慢淡去。未曾想到,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来到了桂林,竟可以和喀斯特,也就是岩溶,近距离接触了。岩溶成了我的“对象”——研究的对象,桂林成了我的总部,但是,由于岩溶地质知识的不足,我只能对她“单相思”,无法完全地揭开她的神秘面纱。

   转眼,来岩溶所将近3年,岩溶知识逐日增长,但由于我研究的是石漠化,与桂林周边的岩溶地貌演化仍有区别,一些疑问还沉淀在心中。更不幸的是,这近3年来,我已错过2次岩溶所的“传统”——袁老先生每年春季亲自带队在桂林周边进行岩溶地貌野外实习。今年我又差点失之交臂。3月20日晚上,得到消息,袁先生预计23至26日,在桂林周边带队实习,想参加的,赶紧报名。而我18日已离开桂林,到了千里以外的百色出差,24日才能赶回。不想再遗憾,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拿起电话和相关人员说明了情况,报了一个名。庆幸的是,得到了应允,可以参加最后两天的野外实习。由于在野外,不能参加22号晚上参加实习人员的相关的野外安全培训会议和领取相关实习资料。22日当晚十点多,就心急如焚地打电话向师弟询问相关的内容和日程安排。

   这次野外实习,是由中国地质科学院岩溶地质研究所组织,目的是对桂林周边得天独厚的岩溶地貌进行实地考察,加深年轻研究生和地质调查人员对岩溶地貌的理解。袁先生亲自带队,来自岩溶地质研究所、西南大学、桂林理工大学的28位研究生和广西地调院3名职工参加了此次野外实习。时间安排在2016年3月23至27日,行程如下:

   第一天:尧山——西山公园——穿山公园——七星公园——返回;

   第二天:人头山——雁山园——葡萄镇——杨堤乡——返回;

   第三天:海洋山——南圩——西塘——返回;

   第四天:丫吉试验场考察——甑皮岩——返回;

   第五天:老人山野外作业。

   ……

   野外归来,心中久久不能平静,这两天的经历,似那骇浪,在我脑海澎湃,让我不吐不快;这两个老当益壮的“老顽童”的身影,反复回荡在我脑海,让我永生难忘。他们就是中国地质科学院岩溶地质研究所的袁道先老先生和林玉石老先生。

二、袁老先生篇:穿山岩下的倔强

   去穿山岩路途崎岖,必须从干枯的河漫滩找路。在河堤的一个小陡泥坡处,带队的两人下去后发现,稍远处有一个相对缓的坡,建议大家绕道过去。袁老先生就紧跟在带队人员后面,他们建议时,老先生已到下坡处,他听后边走边说:“他们都过去了,我也能过去”。说着就要准备下坡。小坡太陡,泥多路滑,而且一次只能容一个人下去,为了防止意外,我赶紧超到前面,袁老先生后面还有一位师兄紧跟着。尽管这样,下这个坡,袁先生还连续摔了两次,我们在担心老人家有没有摔伤的时候,老人家却站起拍了两下屁股后面的泥,然后,就继续往前走了。

   去穿山岩的路途艰辛,我们年轻小伙都觉得不是那么好走,有几次还要踩着石头跨过小河。石头大多是临时从河道捡来铺上去的,很松动,稍不注意可能就会踩滑,落入小河。鉴于刚刚的情形,当老先生要过河时,大家都很紧张,但老先生还是那句“他们都过去了,我也能过去”,坚持自己跨过去了。

   考察完穿山岩旁古湖湘沉积坡面,大家来了一个合照。他是那么地和蔼,一路都给我们讲解当年发生在这些考察点的故事和故事背后的科学问题,还引领我们带着问题去思考。当我们有问题问他的时候,他也不厌其烦地给我们解答,部分问题还会联系当前国家的需要和岩溶领域的热点适当延伸扩展。我们就这样互动着,大家满脸都洋溢着笑容。

   面对着穿山岩,袁老先生和林老先生给我们讲起了以前发生在穿山岩的故事。1986年袁先生作为中方代表和法国签订了探洞协议,组织了一支中外的专业探险队,对桂林周边大大小小的地下河进行了探险。袁先生曾还亲自带队,在这个穿山岩下的落水洞进行过探险,想验证此洞是否和冠岩相通,但是深入洞穴70余米,碰到了难题,没有成功。对此,袁先生也对探洞的前景发表了感慨:国内外很多著名的洞穴,很多都是被一些业余人士和探险发烧友发现的,而作为岩溶专家们,没有业余人士那么好的探险技术。我们应该多鼓励民间的探险活动,说不定会对我们的洞穴研究有更大的帮助。 

   讲解完穿山岩,时间已过了中午一点,但是,我们前面还有一个考察点。大家由这两位老先生带领着,大家坚持着继续前行。模范的力量,让我们克服了饥饿和疲倦。

   在西塘,袁先生给我讲起了当年编写《岩溶地区供水水文地质工作方法》和《岩溶地区区域水文地质普查规程》,曾亲自跑遍大大小小几百个岩溶水库,四处搜索相关的岩溶水管理方法。《岩溶地区区域水文地质普查规程》已由原国家地质总局颁发试行,为岩溶地区复杂的水文地质条件下因地制宜抓住关键问题,保证水文地质普查勘察工作质量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老先生也跟我们讲起了,岩溶地区水资源的问题,鼓励我们年轻一代多思考,结合当地岩溶区水文情况和表层岩溶带的知识,为仍处在缺水岩溶山区的一千多万人口谋福利。

   不知不觉,已经下午3点,大家都饥肠辘辘往镇上赶。大家赶到镇上饭店,已经过了3点半。大家自由分桌,饭菜一上,大家开始狼吞虎咽,满满一锅白米饭,瞬间被我们一扫而空,貌似回到了当年……

   回来路上,我跟在老先生后面,看着老先生裤子上的泥痕,我感慨颇多,也不得不为老人家折服。老人家就是这么的勇敢,这么的果断,这么的有魄力,在困难前面不低头,不服输,迎难而上。我想也正是因为这样,老先生才能一路领着我国的岩溶事业走向国际。想到这里,脑子里浮现了一篇以前在网上看过的关于袁先生的报道(http://www.kjcxpp.com/bqtk.asp?id=7327),眼前老人不再笔直的背影和字里行间他的那些成就重合在一起,让我愈加钦佩。

三、林老先生篇:献身地质的“老顽童”

   林老先生也像袁老先生一样,能吃苦,能耐劳,骨子里透着一股坚韧劲。从海洋山到穿山岩在到西塘,路途崎岖,虽然他步伐慢点,都一路坚持了过来。他有时打趣的说,自己就是一个热爱地质的“老顽童”。他喜欢和大山亲近,更喜欢将自己的野外经验和大家分享。他说地质行业野外实践很重要,不懂就要多问,多看,多实践,只有弄清了地质大背景,一些工作才容易开展。

   在桂林一带,无论石峰山顶,还是洼地平原,常能见到一层红层风化残积物或者红色角砾岩。林玉石先生的研究证明,时代与奇峰镇西面的平原中的红层相当的一种红色角砾岩,广泛地分布在一些石峰顶上,或高位洼地中,包括海拔580米的猴山顶部和海拔320米的老人山顶部。其角砾成分以碳酸盐岩为主,而其胶结物为红色钙泥质物,常具微细层理和分选性,其中也富含白垩纪轮藻化石。白垩纪红层的分布不限于现在的桂林盆地底部,而且曾覆盖过目前海拔为300至600米的地区。

   林老先生一路都在和同学们互动,给我们讲解桂林周边岩层的分布和当年他们野外工作的故事。大家一路找了不少颜色各异的岩石,带着去林老先生那里寻找答案。有问成因的,有问地质年代的,有问地层沉积演化的,把他围的不亦乐乎。老爷子特别乐意分享自己的观点,但他强调对着地层问题,要从野外找证据,如生物化石,特定岩层等。现在年纪大了,他也想发挥自己的余热,将地质工作的思维传递给年轻一代,所以,这次野外实习他也“不请自来”了。

   在去西塘路上,有一处盲流和地上明流的出露点,大家这里停留了一下。期间,有人就对面岩石坡面中的一些红色岩石,问了相关红层角砾的问题。林老先生详细讲解了红层角砾的特征,然后就着断面想找找有没有。老爷子找了半天,也没收获,此时,我们要继续出发了。老爷子建议了几个经典的红层分布地点,让我们自己有空去看看,但他的眼神还久久望着公路里侧那个岩层出露面,我想他是想就现场找找相关的证据吧。看着老爷子的身影,很佩服他们的认真和执着。

   林老先生让我印象最深的是26日上午,我们去考察桂林丫吉岩溶试验场。因为考虑到两位老先生身体问题,由试验场负责人带队上山。考察路线是要上到试验场后面山坡上的一个高位洼地,进行相关的钻孔讲解和岩溶泉水测试,需要翻过一座山,然后从垭口下到洼地。山路很陡,但林老先生坚持也要上去。上到垭口,我们停下来等后面的同学,老先生走得慢,他吩咐后面的人,不要等他,他对这一带熟悉的很,上到洼地就一条路,也不会迷路。等到他上到垭口,我们建议他在垭口等我们,因为前几天桂林下了暴雨,地表很多岩溶泉出露,路比较滑,老爷子也很“固执”,说要坚持和我们一样,完成这段路程。        

   从垭口下来,有同学滑倒了,林老先生在后面教大家下山的技巧。路上有人说到红层,老先生很来劲,给我们指出那几个山头发现过这个红层,那里山路该怎么上去,红层分布如何,厚度怎样。几个身体稍微弱点的女生事后说,这次爬山幸亏有林老先生跟在后面,要不然,都累得有点坚持不住了。

   考虑到26日的考察时间相对充足,下午临时加了一个对桂林甑皮岩的考察,让我们了解一下几万年前桂林周边洞穴中古人类的足迹。

   在甑皮岩我们参观了古人类洞穴遗迹博物馆,同时相关人员讲解了甑皮岩周边的地下水文动态研究和甑皮岩遗迹文物保护的相关研究。两位老爷子虚心的听馆长和相关人员的讲解,对于一些问题,也会好奇的发问,和大家打成一片。

四、后记

   短短两天跑下来,我们年轻的小伙子都有点吃不消,更何况这两位八十多岁的老先生。但是,他们两个“老顽童”不服老,不认输,力争将余力悉数奉献给他们热爱的岩溶地质事业,不得不让我们后辈敬仰,折服。

   我想当年岩溶所像他们这样能吃苦,耐得住苦,苦中作乐的老一辈地质工作者们不在少数。他们这一辈子,都献给了他们热爱的地质事业。像他们这一辈的地质工作者们,哪个没有钻过深山,哪个没有绕过老林;不是这个露面,就是那个断层;不是追寻地下河的踪迹,就是对着石头敲敲打打一整天。面对石灰岩,白云岩;面对着喀斯特峰丛洼地,峰林平原;面对着一个个落水洞,一条条地下河;他们脑海里浮现的是一张张自己年轻岁月的身影,回忆起来也是手舞足蹈,活像回到当年年轻的时候,但是,那苍白的银发,略带迟缓的步伐,不禁让人感伤岁月的无情。

   让我们向老一辈地质工作者们致敬,是他们给我们传承了艰苦朴素的品质,是他们给我们做了不服输,敢于拼搏的好榜样;是他们,兢兢业业在地质行业工作几十年,靠双脚,在大山中跑出另一片天地;是他们,老当益壮,教书育人,将丰富的野外实践经验,亲自传授给我们年轻的一代。

   对于我们年轻的一代,就要接过他们的旗帜,将地质工作者们优秀的品质传承下去,力争带领中国的岩溶地质事业走在世界的最前沿。

   值此中国地质科学院建院60周年之际,谨以此文献给中国地质科学院老一辈地质工作者们,是他们见证了中国地质科学院的成长,是他们为我们后辈树立了先锋的榜样,他们是永远值得敬重的人。

 

 

地科院之缘

陈俊良(2015级硕士)

 

       吾与地科之考研,测试中心之一员。

       初入科院忒安静,科研学术好地方。

       工作人员步匆匆,地质研究热情高。

       野外服装身在上,映入眼帘印象深。

       不怕艰难与困苦,风餐露宿野外跑。

       地质精神代代传,科研成果世世递。

       详细了解地质史,名人大师有好多。

       岩石矿产做研究,煤炭石油来发现。

       响应国家找能源,徒步大江和南北。

       地质人员觉悟高,求真务实靠坚持。

       都说地质不容易,默默无闻去奉献。

       地质学家老一代,爱国拼搏全献身。

       年轻一代需学习,地质精神记心中。

       科学知识要学精,调查研究仔细做。

       地球科学机理明,内部构造来分析。

       多种知识都用上,科研发现有希望。

       搞好地质为国家,留下美名世代扬。

 

 

贺中国地质科学院甲子年

陈俊良  侯钦宣(2015级硕士)

 

               悠悠地科六十载,留痕岁月如洪流。

               开国之地质学院,育一代地质英才。

               基础研究分类广,科学调查硕果丰。

               纵观千年科技史,中华地学渊源流。

 

 

颂地质精神

陈俊良  侯钦宣(2015级硕士)

 

                  古之精神,内心在也。

                  唯之地质,独一无二。

                  爱国爱党,国人称赞。

                  无私奉献,充满人间。

                  风餐露宿,勇于面对。

                  艰难崎岖,跨步向前。

                  跋山涉水,头顶烈日。

                  悬崖峭壁,攀爬取样。

                  岩石矿产,大包小包。

                  地形地貌,仔细观察。

                  深山沟壑,徒步前进。

                  野外实践,人烟罕至。

                  战胜内心,摆脱孤独。

                  仔细探求,寻找规律。

                  潜心研究,学问踏实。

                  理论周全,解释周到。

                  科研伊始,人老未终。

                  地质精神,值得传颂。

 

 

中国地质发展赋

陈俊良(2015级硕士)

 

        农历丙申,地科甲子。回首地质,唯言良多。

        地质精神,爱国奉献,默默无闻,艰苦耐劳。

        地质书籍,《地理全志》,地球科学,全面介绍。

       《地学杂志》,张相文创,中国地质,开辟先河。

        辛亥革命,地质科立,孙中山创,章鸿钊管。

        翌年整治,地质调查,丁文江任,首位所长。

        抗战之前,再次易名,地质研究,专注科研。

        地质发展,国民不精,适应潮流,栽培学子。

        一九一三,首批地质,时招三十,毕业十八。

        地质时称,十八罗汉,精通地质,满腔热血。

        服务国家,献身祖国,能源找矿,跋山涉水。

        中国地质,章丁翁李,调查研究,硕果累累。

        地质精英,谢家荣师,地质勘探,煤炭石油。

        地质力学,李四光师,地壳研究,享有盛誉。

        地质调查,世界瞩目,期刊杂志,中国领衔。

        地质杂志,英文撰写,中国归属,享誉世界。

        地质发展,外国大师,前来教学,共同探讨。

        地质为荣,争相学习,学有所成,报效祖国。